• 当前位置: 首页 > 乔渺渺封墨迟封墨迟乔渺渺小说完整篇在线阅读

    乔渺渺封墨迟封墨迟乔渺渺小说完整篇在线阅读

    开放阅读主人公叫封墨迟乔渺渺的小说叫做《乔渺渺封墨迟》,本小说的作者是封墨迟乔渺渺所编写的言情的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时暗暗瑟缩了一下,没再开口。只是眼底对于乔渺渺的不满依旧没有半分减少。吴嫂有了姜溯给自己出头,这会儿整个人底气十足,更是挺直了腰板,面上满是被冤枉的愤慨,“大小姐不信我,可以让人搜我的房间!...

    吴嫂先前也没反应过来,是后面才明白那乔太太和乔小姐的意思,这会儿正好给乔渺渺污蔑自己这事扯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。

    果然,她这话一出,一旁的姜溯听说居然还真有前情,看向乔渺渺的眼神简直是厌恶了,

    “你这人也太小心眼了,吴嫂又没怎么你,至于么?这才刚回来第一天就搞事,你简直就是……”

    搅家精三个字还没来得及出口,就听旁边一道不冷不热的嗓音,透着些威压,淡淡朝他压来,

    “姜溯。”

    只两个字,就叫他成功住嘴,再看向自家大堂哥,发现那脸上的笑都冷了几分,顿时暗暗瑟缩了一下,没再开口。

    只是眼底对于乔渺渺的不满依旧没有半分减少。

    吴嫂有了姜溯给自己出头,这会儿整个人底气十足,更是挺直了腰板,面上满是被冤枉的愤慨,

    “大小姐不信我,可以让人搜我的房间!我行得正坐得直,不怕搜!我虽然是做阿嫂的,可也不能让人这么平白冤枉了去!”

    这边的动静闹得有些大,别墅里的佣人管家自然都聚集了过来,只是不敢靠近。

    远远听了个大概,心底对于这位刚刚回来的大小姐也生出了几分芥蒂。

    听说大小姐也是有钱人家教养出来的,如今瞧着也是高高在上,看不起他们这些做保姆佣人的类型呢。

    没有人会喜欢看不起自己的人,心里对于这位刚回家的大小姐印象自然就好不到哪去。

    姜禹城自然注意到周围佣人看待渺渺的目光,此时绷着一张脸盯着乔渺渺,正要开口阻止这场“闹剧”,却听乔渺渺终于再次开口,声音不徐不疾,

    “我什么时候说她偷钱了?”

    这话一出,在场几人都愣了愣。

    姜溯最先忍不住开口,“你刚才自己说的吴嫂偷钱,这会儿就不认了?”

    乔渺渺瞥他一眼,“我说的是她偷了姜家的财气。”

    偷钱这话,是旁边这位路雪溪说的。

    也不知是为了误导旁人还是无心总结,但显然,所有人都被她的话给带歪了。

    “偷财气和直接偷钱,那是两码事。”

    至少,直接搜是搜不到的。

    也是有这样的仪仗,对方刚才才能那么肆无忌惮地张口让搜。

    姜溯听着却是云里雾里,只觉得她是在狡辩,“财气能怎么偷,你不要整这些玄乎的东西,一听就是唬人的。”

    姜淮闻言又朝他淡淡瞥去一眼,眼神中满是警告。

    就算渺渺是唬人的,以她的身份,唬一唬人又怎么了?

    而且不知是渺渺这态度过于淡定沉静,姜淮隐隐有种感觉,渺渺说的是真的。

    豪门圈对于这类玄学命里或多或少是有些推崇的,甚至姜海集团也有那么几个相熟的风水大师。

    只是自家妹妹……才十八岁,能懂这些?

    姜淮心里抱着怀疑,却不似其他人一样觉得乔渺渺是在胡说八道。

    乔渺渺却是懒得再搭理旁边那应该是自己堂弟的少年,转而重新看向吴嫂,忽然又抬手指着某一处,

    “你在那边埋了什么东西?”

    她手指的方向,正是花园角落的一个花圃,也是先前吴嫂心不在焉工作时眼神下意识瞟去的地方。

    吴嫂原本就忐忑不安,此时看到乔渺渺精准指着的方位,心下顿时咯噔一跳,额角的冷汗几乎滑落。

    不会的,不会的。

    她居然真的知道……

    怎么会这样?

    姜禹城看到吴嫂的反应,心里已经肯定了什么,扭头,朝着一旁的管家示意,“你去。”

    管家本就好奇,这会儿得了示意,立即快步朝乔渺渺手指的方向走去。

    原本围观的几人也跟着管家的动作移动,来到花圃边。

    其他人是好奇,姜溯则是完全不信,一副看你能搞出什么的表情跟着过去。

    就见乔渺渺指着某株花的花泥,管家没有二话,蹲下身子拿着小铲子便将花泥挖开。

    而随着管家的动作,一旁的吴嫂已是脸色发白,脚下发软。

    但这会儿,所有人的注意都在管家那边,倒是没人注意她的脸色。

    花圃的花泥都是定期翻新,管家挖起来并不费劲,只几下功夫,就挖了个小坑,紧接着,铲子底下像是碰到了什么,顿时眼睛一亮。

    “挖到了!”

    管家说着,小铲子将一个黑色塑料包挖了出来,塑料包裹得严实,他伸手将那外面包裹的塑料层解开。

    也就是解开的那一瞬间,周围围观的几人只觉一股恶臭自那塑料包裹的一个纸包传出。

    管家忍不住变了脸色,忍住恶心的冲动,抬手还要去拿那纸包,却被一旁的乔渺渺突然叫住,

    “别碰。”

    几人扭头,就见乔渺渺上前,手上不知从哪翻出一张黄色的符箓,却是将符箓贴在了纸包上。

    不知是不是众人错觉,只觉那符箓贴在那纸包的瞬间,纸包上的纸张迅速变得暗沉老化。

    管家又看一眼乔渺渺,见她点点头,这才伸手,隔着手套轻轻打开那纸包。

    只见那纸张内里是红色的,似是寻常寺庙写生辰测算用的红纸,而随着红纸展开,那上面确实写了几个生辰八字,只是那字仿佛像是用血写的,此时干涸发黑,明显还散发着阵阵恶臭。

    除此之外,纸包中似乎还有几根头发,以及一张画着诡异符号的符箓。

    这么邪门的东西,一看就是刻意埋在这里的,再结合刚才乔渺渺的话,众人哪里还猜不出这些东西是做什么用的。

    只是不相信,这样的东西,真的能偷到财气?

    姜溯眼看到真的挖出了东西,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,扭头就看向吴嫂。

    吴嫂嘴唇颤抖,一脸冤枉,“不、不是我埋的,我真的没见过这些东西……小少爷,表小姐,你们要相信我……”

    姜溯张了张口,还要说话,乔渺渺已淡淡开口,

    “是不是你埋的,别墅外围监控一查就知道了。”

    她刚才已经看过,姜家别墅外围的监控几乎覆盖到每个角落,想要查清楚并不难。

    “窃运符必须用转运人也就是你的血写就,而包裹的头发是姜家人的,通过姜家的血脉窃取姜家的财气,我没说错吧?”

    吴嫂听到这话,整个人浑身一颤,顿时脸色惨白地跌坐在了地上。

    她这副模样,在场的哪里还看不出来,这纸包肯定是她埋的没错。

    至于头发,吴嫂在姜家帮佣多年,想要拿一两根姜家人的头发简直轻而易举。

    只是不晓得这头发是哪个倒霉蛋的。

    “就、就算是她埋的,那也不能说她偷了那什么财气,说不定……”姜溯还在死鸭子嘴硬,一旁姜淮一双桃花眼已经凉凉朝他扫了过去。

    “闭嘴,别让我再说第二遍。”